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
首页 >> 新闻中心 >> 特别推荐
监管和企业应从“民企的窘迫”中学到什么
发布时间:2018-09-25 16:50: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最近一段时间,民企的“窘迫”,国企的“进取”反差明显,成为整个市场热议的话题。

  从作为市场主体的企业和金融机构,到智库专家以及各路观察人士,再到银保监、央行等金融监管部门及至国务院,近期都对这一现象予以了高度重视。央行在短短半个月不到的时间内召开了两次有关民营企业座谈会,近期国务院大督查也聚焦于民营企业问题。央行行长易纲明确表示,金融机构要进一步加大对民营企业的融资支持,做好金融服务工作,对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在贷款发放、债券投资等方面一视同仁。

  9月16日,北京召开的两场高规格论坛,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和中国50人经济论坛主办的“纪念中国经济改革开放四十年暨50人论坛成立二十周年学术研讨会”,也均将研讨重心放在了民营企业的发展困境。

  日前,一篇号称“民企已经完成历史使命,应当逐步退出”的文章被热议,其观点或不值一驳,但之所以一篇文章能引起如此巨大的反响本身可能更值得思考,其背景在于,在经历了数十年发展之后,民企今天似乎确实进入了一个比较尴尬的局面。

  整个市场中最具活力的那批人,即以民营企业家为主的圈子,如何理解自身的遭遇,如何解读近几年民企经营现状背后的原因和信号,在这种形势下,又如何去预判经济未来的趋势和自身的命运前途,进而怎样做出下一步选择。据笔者与部分市场人士交流,对此产生的担心和不确定性情绪近来愈加强烈。

  “我们认为对民营企业的方向性政策其实没有变化,之所以这几年经营和扩张上国企更胜一筹,民企多窘迫的现象,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宏观经济形势,金融去杠杆政策下民营企业客观上受到影响,同时又遭遇中美贸易争端,信心受到冲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姚洋对笔者如此表示。

  事实上,梳理中央出台的政策,对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重视和支持不可谓不够。今年以来,就包括定向降准,增加支农支小再贷款再贴现额度,扩大中期借贷便利合格抵押品范围等,在税收方面,连续提高对商业银行的小微企业贷款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税的范围至单户授信1000万以下。

  那么问题来了,支持小微企业的力度越来越大,但从近几年民营企业的生存境况来看,成本上升、利润收窄和融资难、融资贵依然是普遍问题,是民营企业本身的经营能力和效率有问题,还是民营企业真的“扶不起”?

  从官方数据来看,资产收益率方面,2017年国有工业企业总资产为42.5万亿,净资产16.8万亿,共创造了1.66万亿的利润,相当于9.9%的净资产收益率。2017年民营工业企业的总资产为25万亿,净资产为12万亿,共创造了2.38万亿的利润,相当于19.6%的净资产收益率,远高于国有企业。而资产负债率上,2017年末国有工业企业为60.4%,而民营企业仅为51.6%,这说明,民营企业利用更少的资产、更低的负债,创造了更多的利润。

  但据笔者与金融机构人士交流,其在金融支持上,对民企更谨慎又是业内公开的现象,“虽然中央高层一直在呼吁强调要支持民企,但金融机构做业务有自己的逻辑,我们必须遵照自己的风控和考核制度,要求金融机构支持小微,但是在对小微的考核指标上又没有体现出来,这肯定不现实,大家还是按照自己的标准去做,那就是要资产要抵押,还要考虑股东信用,结果自然是向国企倾斜。”银行对公人士对记者说。

  另一大背景是,我国金融体系仍是以银行信贷的间接融资为主,直接融资市场占比一直偏低。而近年以来,各种再融资新政之下,直接融资占比还在进一步缩小,今年上半年,IPO融资规模合计923亿元,较去年上半年下降26%;增发融资规模也在大幅减少,实体企业增发规模合计3397亿元,较去年下半年下降45.4%。

  与此同时,银行表外业务也在资管新规后被阻。姚洋说,如此一来,结果是一方面资金堵在银行里出不来;另一方面,民营企业需要资金拿不到,单纯靠银行表内无法满足民营企业的需求。因此,对表外应该是规范而不是直接斩断。

  他认为,不管是民营企业经营者还是政策制定者,都应该从这一局面中吸取一些经验。对于前者,第一代企业家或许由于时代背景所限,自身素质有一定欠缺,在制定企业战略规划时缺乏科学性,“比如去年,其实中央政策的信号已经很明显了,很多企业还在埋着头在那儿搞扩张,企业要自己去判断去研究。”

  对于政策制定而言,他说,这几年出台政策制定了10分的标准,地方执行的过程中可能是要照着15分去做的,这对市场的影响较大,政策制定需要考虑到市场的接受度和执行中可能出现的问题。

  经营困难债务危机之下,民企寻求国企靠山以自救,确实是目前客观存在的现象。当此之时,要如何去判断国企民企未来的关系就显得尤为关键。

  如今常用“五六七八九”来形容民营经济,即提供了50%以上的税收,创造了60%多的GDP,提供了70%左右的出口,创造了80%左右的就业岗位,承担了90%的创新。近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进一步强调其定位,即民营经济不是处于协助的附庸地位,而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书记、副主任马建堂在日前召开的50人论坛上直言,大家都在呼吁新一轮的改革开放,新一轮改革开放应该有一项标志性的、试金石性的、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真正让大家吃定心丸的改革,如果有的话,应该是对民营经济地位、作用、认识的再深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