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
首页 >> 新闻中心 >> 特别推荐
中国进一步开放坚持以我为主的原则
发布时间:2018-03-27 12:04: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特朗普向中国发起贸易战的做法震动全球,世界主要证券市场持续大跌,中国工厂也开始暂缓接受美国贸易商的订单,这又影响了日韩等地的零部件供应商。特朗普打乱了全球市场秩序,并持续影响市场预期,这迫使美国相关官员快速表态,中美两国将通过谈判解决相关争端。

  事实上,美国本来就不应冒失地威胁发动对华贸易战,让自己国内的资本市场、农场主、贸易商陷入恐慌。不过,行动所引起的连锁反应可以让特朗普等人清楚地认识到,中美两国经济联系是如此紧密,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因此,从《对华301调查报告》看,除了歪曲和毫无证据地指责中国窃取美国公司的商业秘密与技术之外,报告对中国一些政策与体制所做的分析,相当程度上也是中国已经和即将要改革的部分。

  必须严肃指出的是,美国长期以来毫无根据地指责中国窃取美国知识产权,不断歪曲和污蔑中国的国际形象,中国政府应该对此予以严厉的谴责并要求澄清。早在奥巴马时代,美国政府就将“网络安全”作为对付中国的外交王牌之一,持续指责中国黑客偷窃美国商业机密,但是,从来没有给出证据。直到斯诺登爆料美国才是全球网络安全最大的破坏者后,美国才放低了调门。

  市场开放与知识产权保护是最近几年中国政府一直在努力的方向。在过去5年多的时间里,中国谋求与美国签订中美双边投资协定,但是,奥巴马政府则热衷于推动TPP,以一种更加开放的贸易规则在亚太地区孤立中国。中国则提出以更加开放的姿态融入世界经济。2015年10月,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发展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自贸区试验全面扩大,开始探索对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模式。

  2017年7月,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六次会议上,习近平指出,提出建设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一个重要目的就是通过开放促进自身加快制度建设、法规建设,改善营商环境和创新环境,降低市场运行成本,提高运行效率,提升国际竞争力。他要求加快放开育幼养老、建筑设计、会计审计、商贸物流、电子商务,以及一般制造业和服务业等竞争性领域对外资准入限制和股比限制。

  在此次会议上,习近平强调,要加快统一内外资法律法规,制定新的外资基础性法律。要清理涉及外资的法律、法规、规章和政策文件,凡是同国家对外开放大方向和大原则不符的法律法规或条款,要限期废止或修订。外资企业准入后按照公司法依法经营,要做到法律上平等、政策上一致,实行国民待遇。对于知识产权保护,他进一步指出,要完善知识产权保护相关法律法规,提高知识产权审查质量和审查效率。要加快新兴领域和业态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建设。要加大知识产权侵权违法行为惩治力度,让侵权者付出沉重代价。

  在十九大报告中,为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明确要求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其中包括实行高水平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全面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保护外商投资合法权益。凡是在我国境内注册的企业,都要一视同仁、平等对待。

  十九大会后,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题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的文章中表示,今后除极少数敏感领域外,其他制造业还要进一步开放,股比、业务范围等限制也要逐步放宽。相比之下,服务业对外开放相对滞后,产业整体竞争力不强,仍是经济发展和结构升级的“短板”。要在深化制造业开放的同时,重点推进金融、教育、文化、医疗等服务业领域有序开放,放开育幼养老、建筑设计、会计审计、商贸物流、电子商务等服务业领域外资准入限制。

  今年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在第48届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发表特别演讲,表示中国将进一步推进改革开放,推出“可能会超出国际社会预期”的举措,以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他介绍说,未来进一步的改革将集中在金融业、制造业与服务业、保护产权尤其是知识产权、扩大进口四个方面。

  在刚刚结束的两会上,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在阐述2018年工作时,重点任务之一就是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其中包括全面放开一般制造业,扩大电信、医疗、教育、养老、新能源汽车等领域开放。有序开放银行卡清算等市场,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限制,放宽或取消银行、证券、基金管理、期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外资股比限制,统一中外资银行市场准入标准。

  也就是说,在自贸区等一系列政策探索之后,从2017年7月开始到今年“两会”,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中国已经形成全面开放的共识并将在“两会”后落实,具体就是“在金融业、制造业与服务业、知识产权、扩大进口”四个方面发力。而这恰恰也是美国对华贸易与投资重点所关注的领域。这意味着,在中国即将加大开放的前夜,特朗普突然以贸易战施压中国进行更大程度的开放与知识产权保护。

  我们可以这么理解,在特朗普政府明知中国即将部署和落实超出预期的开放政策时,却选择以贸易战的方式向中国发出挑战,这是一种机会主义。

  开放是中国实现高质量发展的一个强大动力,因此,开放必然会“以我为主”,尤其是开放领域、程度以及节奏,完全由中国自己掌控。倒是特朗普这次行动正好撞到中国开放的“窗口”,那么,既然中国即将实施一系列开放政策,美国也应该对等“让步”才行,这是他需要为机会主义付出的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