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
首页 >> 新闻中心 >> 智慧分享
这个71岁日本怪老头离乡别井来到中国种番茄,他的番茄被称“有着初恋的味道”
发布时间:2016-10-17 10:05:00

  这里是河南省,原阳县,小刘固农场。 农场的一角有一间稍显破旧的小平房,远离着其他村屋,显得有点落寞。屋里没什么家具,就只有一张床,一张一米见方的桌子,一个帆布搭起来的简易衣柜,里面挂着几件看着差不多的蓝色工装。

  这里住着一个日本老人。他在这里住了将近3年,可周围的村民几乎都不怎么搭理他,把他当作个怪人。每天早上6点,他都会准时起床,认真地刷一遍微博。这是他在这儿唯一的娱乐。

  刷完微博,他就下地打理农场,直到晚上9点才回家休息,日复一日。

  他叫川崎广人,今年71岁。三年前,他不顾妻子儿女反对,离开日本的家,一个人来到中国种番茄。

  川崎出生日本鹿儿岛,家境贫寒,从初中开始就打工补贴学费。27岁那年,他获得了日本海外留学奖学金,到印度尼西亚攻读农业经济硕士学位。从印尼回来之后,他去到著名的农业产区岩手县,在那儿的农民消费合作社工作。这一份工作,川崎足足干了35年。

  川崎像机器一样工作,遵守着固有的规则,走着固定的线路,年复一年。

  日本的企业社员离职率非常低,几乎一入职,就相当于签订了终身契约。川崎感到郁郁不得志,可也没法离开,只好一直干到退休。现在,他再回想起这一段时光,都直言那时“做不了有价值的工作”

  那么,什么是“有价值的工作“呢?其实川崎自己也不知道。35年来,他一直在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

  200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川崎受邀来到青岛农业大学访问。他在附近农村调研的时候发现,农民们用的都是化肥和未经发酵的生粪,在日本很常见的堆肥技术在这儿几乎没人知道。

  所谓堆肥技术,其实就是将秸秆、杂草、树叶等废弃物为主要原料,混合人畜粪便加以发酵,制作成有机肥。利用这种技术,可以降低作物受污染的风险,同时增加作物产量,连质量都会有所提高。这就是“循环农业”

  这时,川崎隐隐意识到他得做点什么。他一辈子和农民打交道,知道农民需要什么。也许在遥远的中国,他能找到自己一生追寻的“价值”。回国后,川崎开始研究堆肥技术,同时学习中文。

  2013年,他终于下定决心,带着30公斤重的行李离乡别井,来到了中国。他已经决心在中国,推广他的堆肥技术。

  为了调研,他辗转了好几个省份:内蒙古、广东、山西、山东。

  最后,这个68岁的老人实在走不动了,带来的20万也所剩无几,只能在河南停了下来。2014年1月,川崎在原阳县小刘固农场落了脚。他实在没地儿可去,只好找到农场主李卫,希望她能收留自己。李卫40岁,是个地道的农民,2009年才开了这家农场。川崎跟她也不熟,只是之前路过河南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这次来求她,川崎心里也是没底。他心想,要是再找不到地方落脚,就直接回日本好了。没想到,李卫还挺热情。

  在碰到川崎之前,李卫就在研究“循环农业”,因为小刘固农场产量一直不好,甚至面临倒闭的危险。这次川崎到来,李卫好像见到天上派来的救兵,想让川崎帮忙改造农场。川崎简直求之不得。他感到,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个起点。

  他要在这个农场,证明自己的堆肥技术是可行的。

  起点是有了,可路并不好走。最大的问题就是没钱。

  要造堆肥,需要增加大量人工,而在作物收成之前,农场根本没有任何收入。最困难的时候,川崎付不起员工工资,自己也不好过,每天就着咸菜吃馒头。为了度过难关,川崎拿出了自己最后的3000块——这是他原本准备用来作回日本的机票钱。对于川崎来说,吃差一点倒也没什么。

  最难忍受的是孤独。川崎虽然之前自学过中文,但其实说的不好,加上当地的农民普通话带点口音,川崎也听不懂,沟通就变得很困难。在原阳村,川崎总是独来独往,一个人闷头工作。

  夜晚是最难熬的。在学会用微博之前,川崎最大的消遣就是给家里写信。他写信的速度很慢,因为总是一字一句地斟酌。他不想告诉家人自己现在的窘况,也不想说中国的不好,于是就处处换着法儿表达“一切都好”在原阳村,只有李卫可以与川崎接触比较多。可他们之间顶多也只有“同事间的友谊”。在川崎眼中,他在这里只有一个真正可以信赖和托付的朋友,叫李敬斋,是个死人。李敬斋是李卫的父亲,曾经是河南农业厅副厅长,退休后回村办了个养猪场,给贫困的农民解决就业问题,在2009年就已去世。

  川崎觉得李静斋和自己是同一种人,心里头都有一种为别人做事的精神。李敬斋的墓地离川崎的办公室只有500米,川崎每个月总会去打扫一次。每次站在李敬斋的墓碑前,川崎都会一遍一遍地读着他的生平事迹,然后默默地流着泪。 风吹过,墓碑前的野草沙沙作响。

  这是两个孤独的人在对话。

  日子不好过,可川崎坚持要留下来。他骨子里有着大和民族的坚定与执着,也不怕吃苦受累。不成功,就不回头。2015年5月14日,川崎在办公室墙上贴了这么一张纸,写着:以建立循环农业为成功,在中华地决死。

  这张纸周围,密密麻麻地贴着川崎写给自己的励志标语,布满了整一面墙。也就在这一年,川崎的事业有了进展。

  5月底,小刘固农场的番茄大丰收。在小刘固农场种的番茄,每亩能产6吨,甜度达到8度。

  而中国番茄的甜度平均才1——2度,产量1——2吨。好产品不怕没人买。番茄一上市,就被扫了个清光。有些人还开玩笑地说川崎的番茄“有着初恋的味道”。

  川崎的微博也经营的红红火火。从一开始的几十个粉丝,一路增长到现在的四万人。他发的每一条微博,都有几百条评论和转发。小刘固农场还开了淘宝店,在上面卖农场生产的番茄、小麦、蔬菜等作物。

  生意还算不错。 现在,小刘固农场有480亩地,55座蔬菜大棚,一个堆肥厂,一个能容纳600人的餐厅。重点种植番茄,有着20多个品种。

  可这对川崎来说还远远不够。他要在更广范围内推广“循环农业”,让更多中国农民用上有机肥。他希望更多人能看到他的成果,让他们知道有机肥的作用,主动来用这种技术。 可是,就在原阳村,用堆肥的也没几个。川崎早就开始免费提供堆肥,可大家压根不关心这事,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有一些农民倒是肯用堆肥,也只是想省点买化肥的钱。

  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当年离开家的时候,川崎跟妻子许诺“五年内回家”。现在他觉得,五年后如果目标没达成,他还是不能回去。

  “我死了之后,骨灰一部分回到日本,一部分留在河南。”他说。

  每个月,川崎还是会去李敬斋的墓地走走。在那儿,他经常一待就是一整天。黄昏下,墓地旁边的小麦田一片金黄。川崎坐在李敬斋的墓碑前,依然像以前一样,碎碎地念叨着:李敬斋,生于194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