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
首页 >> 新闻中心 >> 智慧分享
里约奥运会一位米其林大厨的慈善厨房
发布时间:2016-09-26 09:02:00

 

  在一间看上去高大上的餐厅里,米其林大厨“马西莫”正在忙碌着,为即将登门的“顾客”……可是当姑娘绅士们来到门口,“对不起,这些不卖哦~”“啊?”是的,马西莫做的这些菜,它们真正的归宿是这些满腹饥肠的流浪汉

  马西莫,这个忙着为穷人准备大餐的“意大利厨神”,是2014年米其林评选的“三大明星主厨”之一。平日里,这家伙的工作,就是呆在自己那家,刚刚摘得了2016年厨师界的奥斯卡《全球50家最佳餐厅》桂冠的餐厅,为有名流大咖们做点心……

  可当他知道,那些因为主办奥运会,而流落街头的里约流浪汉……原本在过去的几年里,巴西就因为陷入数十年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导致越来越多无家可归的人涌上了街头。

  6月,里约政府迫于财政问题,不得已关闭一些难民服务处,奥运会的来临,让难民们被进一步遗弃,许多区域被肃清,禁止流浪汉进入,流浪汉流无处可去,只能饿着肚子,躺在大街上……

  马西莫心里很难受,他寻思着,自己能不能为那些流浪汉做些什么。认真考虑过后,马西莫决定,跟随着奥运会去里约。

  号召了一大波志愿者,和几十个美食界的大厨,马西莫他们找到了这个地方,一个离贫民窟很近的,破的有点离谱的闲置房。

  60天,就60天,马西莫说要让它换个模样。

  超长超大的工作人员照片和木桌,是法国艺术家JR设计的,巧克力色的“最后的晚餐”壁画,是巴西最畅销的艺术家Vik Muniz操刀的。共规划了108个座位,整个餐厅宽敞明亮,吊灯,桌椅板凳,都显得很有质感。这宽敞明亮的临时餐厅,半透明盒状结构,一到晚上,远远看去,就像一个温暖的盒子。

  晚上5点半,距离餐厅“营业”还有半小时,志愿者在餐厅做最后的摆盘工作,用餐的小勺子,得一个个擦过去。而另一边的厨房,马西莫已经忙开了。

  带着一帮大厨调制汤汁……把包心菜切成丝儿。夹出最后一块牛肉,画上抽象的线条。你能相信,这些看起来美味得不得了的餐点,都是用剩菜做的么?

  在里约奥运会上,为了喂饱11000名运动员、教练和工作人员,每天要消耗超过250吨的食材,而这些食材在运输与料理的过程中,如一些碰伤的土豆,卖相不好的蔬菜水果,做菜剩下的边脚料等,都会被丢弃掉。但很明显,那些被丢弃的加起来有上百吨的食物,它们,不过是蹭掉了点皮而已。

  废料就不能做大餐了么,它们,明明还是那么美味。马西莫往嘴里送了一口刚熬好的汤,“恩~好吃极了,”不浪费食物,喂饱更多有需要的人,还有比这更好的主意吗。

  “这里,会有给我们吃的饭?”附近的流浪汉知道有这种事情时,都是不敢相信,“直到走到餐厅里,我还感觉有些不真实~”

  走进餐厅,香槟杯,亮闪闪的刀叉,饮用水……

  所有人都表现得有些胆怯,他们不敢弄脏桌子,只是把手洗洗干净,找了个位子坐下来,静静等待着,眼里充满了期待。

  当他们看到送到面前的蟹黄炒饭。终于忍不住动手了,因为太久没有用刀叉,那双手有些颤抖……当一道接着一道的美食出现在面前,人群中开始有人击掌。

  每一道从厨房端出的菜品,厨师都会解说一番。掌声和呐喊充斥着整个房间。

  一个好几天没吃饭的流浪汉简直要哭了。他从沙拉里面取出几片萝卜,放在盘子里面,说,“刚开始,我以为这是纸,因为以前经常吃。”当他确定是吃到了白萝卜片的时候,鼓起腮帮子,一个劲儿地说谢谢。“嘿,来试试冰激凌。”马西莫说,慢点儿吃,有好多道呢。

  而33岁的Fagner Dos Santos,那个正在与毒瘾斗争的街头流浪者,大部分晚餐,他都是靠在垃圾堆里翻找解决,这一晚他与另外70多名流浪街头的饥民,一起享用由世界顶级主厨亲手烹制的菜肴。看着系着整洁橙色围裙的服务员,为他端上炖小牛膝肉、黄油土豆和冰激凌甜点,他感觉像是在做梦。

  “天哪,他用香蕉皮做出了美味的冰淇淋,”他说:“你知道吗,我们正在吃意大利菜!”“这些家伙还会和你握手,就像把你当做是一个老板,”坐在角落的老伯满足得眯起了眼睛,“我以为我在做梦,并让我的妻子掐了自己一把,但它不是一个梦。”

  老伯正和记者比划着,马西莫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嘿~你们吃得还好吗?”

  所有人都开始鼓掌,“谢谢”;“这是我四十年来吃得最好的一次晚餐”;“坐在这里,被无差别的对待,让我觉得可能我的人生还有机会”。

  而马西莫说,“我希望你们感到被宠爱,哪怕只有一个晚上。”

  一顿饭的宠爱,也许真的可以改变点什么。

  有那么一些人,吃完饭走出餐厅后,就在附近挂起牌子,找起搬运的工作来,他们想重新振作,依靠自己的双手,给自己人生一个新的开始……

  在记者发布会上,马西莫激动地呼吁着,“这不仅仅是一个慈善食堂,”马西莫说,这家给流浪人的免费食堂,还会继续开下去,马西莫已经向政府申请了十年的租约,即便奥运会结束,流浪人仍然在这儿吃上饭。

  我希望让人们注意到‘浪费’、‘饥饿’,以及,人的尊严。”

  施舍或许不能改变什么,但尊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