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
首页 >> 新闻中心 >> 智慧分享
中国和世界顶级科幻的差距——不在于几个刘慈欣,只在一个刘宇昆而已
发布时间:2016-08-29 10:28:00

  这几天科幻圈最火爆的事莫过于8月21日第74届雨果奖揭晓中国美女作家郝景芳获奖,成为继刘慈欣之后第二位获此殊荣的中国作家。

  假如你有关注过雨果奖,作为世界科幻领域的最高荣誉,它的评奖标准非常高,60多年来整个亚洲地区甚至无人获奖。直到2015年8月23日,《三体》成为首获雨果奖的亚洲作品,颁奖当天,刘慈欣本人并没有到场领奖,是他的英文译者刘宇昆代表刘慈欣上台领奖。

  事实上,刘宇昆本人也是一名科幻作家,而且出乎意料的是他所获得的成就其实比刘慈欣和郝景芳都更高。2012年,他的科幻小说《手中纸,心中爱》,横扫全球众多科幻奖项,包括科幻领域的两个最高奖项,雨果奖和星云奖。而且在第二年,他的科幻短篇《折纸》,再次斩获雨果奖。

  刘宇昆小时候被父母带到美国,过着传统的西方生活,对遥远的祖国一无所知。上小学的时候,他在英文书籍中越来越多发现了对中国的描述,青龙飞舞山水之间的神秘国度,深深吸引了他。

  他首先爱上了金庸的武侠小说,最喜欢满含浪漫。与英雄主义的古代历史,后来,他接触到了中国的近代史,看到那一个个充满屈辱的条约以及侵略军在中华大地犯下的暴行,这个远在大洋彼岸的孩子竟然落下了眼泪。从那时起他的心中满溢着家国情怀。

  1994年,刘宇昆考入哈佛大学英美文学系,得以和全世界最精英的青年人聊天。然而,他无比失望的发现,偌大的课堂,这些读书无数的精英中竟无一人听说过南京大屠杀,甚至在他详尽倾诉了一遍之后,完全没有一个人相信他的话。

  他仔细调查了一番,发现几乎所有西方人都从没听说过南京大屠杀,原因显而易见,由于政治上的对立西方媒体长期以来把中国形容成一个意图侵略世界的军国主义国家,并隐瞒了二战时日本对中国的暴行,因此西方绝大多数人至今都以为日本从未侵略过中国,提到7·31部队和南京大屠杀更认为是中国人编纂出来的无耻谎言。

  得知这些事实以后,刘宇昆义愤填膺然而却百口莫辩,这样的情况让他觉得无奈而愤慨。

  毕业后他成为了一名软件工程师,而后又转行当律师,但是无论他去到何处欧美人对于中国近代历史的普遍误解,还是让他无比愤怒。一个想法在他心中渐渐萌生:把欧美人对中国的误解彻底逆转过来,让他们看到一个真正的中国。

  为此他提起笔,开始写自己最喜欢的体裁:科幻小说。就这样,他把二战中日军的暴行包括惨无人道的7·31部队和南京大屠杀,全都写进了小说《终结历史之人》。在小说中,他还拆穿了西方世界篡改历史的把戏:他们戴着学术讨论的面具,用谨小慎微、字斟句酌的文字游戏肢解中国历史,通过否定局部进而质疑全部最后将证言连同真相一并丢入垃圾桶,顺带还羞辱了中国的尊严。

  这部鞭辟入里的科幻小说让美国媒体倍感羞辱,大家不约而同的纷纷以“内容涉及政治敏感问题”为由不予刊载。整整九年,没有任何杂志社愿意刊登他的作品,刘宇昆无比切身地体会了无耻的西方媒体,这让他披露真相的决心变得愈加强烈。

  他用尽一切方法找到一家极不出名的地方杂志,将《终结历史之人》发表了出去。然而那本杂志只卖了20本,毫无影响力可言。

  幸运的是,这本销售惨淡的书,竟然在美国科幻作家圈火了甚至获得了雨果奖评委的注意。一位美国科幻协会的成员,把《终结历史之人》推荐给了雨果奖。于是,出人意料的这本堪称“政治不正确”的小说,竟然获得了雨果奖的提名,数百万美国人此对中国有了正确的了解,而这一切,都归功于刘宇昆。

  他还极力向西方传递中国的价值观,科幻小说《手中纸,心头爱》中中国人对家庭和亲情的理解,让西方人耳目一新,这部文笔极为出色的作品,横扫了世界各国的科幻奖项,其中包括科幻界的两个最高奖项:雨果奖和星云奖。

  次年,充满中国元素的科幻小说《物哀》,再次斩获雨果奖,刘宇昆成为了西方最受追捧的华裔作家,可以说他的作品的流行,改变了一大波欧美人对中国的看法。

  在这之后他把目光投向了中国国内的科幻小说,他相信中国国内的科幻水平很高,只是因为在这之前没有足够好的翻译,没有让英文世界看到我们的才华,他相信,假如自己用地道的英语进行翻译,华语科幻将在世界上大放异彩。

  2012年,他发现这一天就要来了,因为他翻开了一本书,叫做《三体》。这就是他在寻找的“足够出色的中国科幻小说”,于是他立即开始着手翻译,在翻译中遇到的困难难以计数,总的算下来,他把《三体》翻译了整整4遍。

  2015年,刘宇昆的付出结出了硕果,《三体》摘得了雨果奖,成为首个获此殊荣的亚洲作品。刘宇昆上台领奖时,脸上充满了自豪,他为自己刻苦细心的翻译而自豪,更为中国文化站上世界之巅而自豪。

  在这之后,他对中国科幻的了解越来越深,他发现《三体》并不是唯一优秀的中国科幻小说,很快,他开始翻译另一部佳作,这就是郝景芳的《北京折叠》。

  很多人说,如果《三体》和《北京折叠》不是刘宇昆所译,捧得雨果奖的概率几乎为零。举一个例子来说,中国古代的诗词,文学造诣极高,在艺术上有无与伦比的价值,但是无法在西方流传,因为汉语特有的语言美,很难用另一种语言完全翻译出来。

  中国当代的文学作品在莫言之前一直都没有拿到诺贝尔文学奖,翻译是其中一个巨大的障碍。而刘宇昆,恰恰完成了这一项过去几十年没有人能完成的工作。他把原著不够出彩的地方润色得极有文采,把原文漏掉的东西重拾起来,甚至从头到尾完成了语言的“西方化”,很多人读过《三体》和《北京折叠》中英文两个版本的人甚至说:“英文读起来更像原文”。

  自己连续摘得雨果奖后又帮助中国作家连续摘得雨果奖,刘宇昆在科幻界名声大振,日本作家立原透耶甚至酸溜溜地说:“在世界上,日本科幻不如中国科幻有影响力,不是因为我们的作品没有中国优秀,而是因为我们没有刘宇昆。”

  然而在国内人们对他所做的种种贡献一无所知,除了科幻爱好者以外刘宇昆这个名字依然默默无闻。不过对于这些,刘宇昆不在乎。他的梦想只是用锋利的笔尖对抗着歪曲事实的西方媒体,顺便用自己流利的英文帮一帮中国科幻。

  让人特别期待的是,他本人第一部长篇科幻小说正在创作中,期待刘宇昆的新作品,也期待中国科幻全盛时期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