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
首页 >> 新闻中心 >> 智慧分享
圣诞树
发布时间:2018-01-08 16:14:00

  2016年的圣诞节,一张圣诞树造型的冰瀑照片在网络上流传。大多数人看过了只是大呼好看,但何川、刘洋、裂缝(张允平)这三名岩友却萌发了一个想法,他们想找到这“株”圣诞树,并且进行攀冰。在2017年的1月31日,他们在圣诞节40天后完成了这次攀冰,还由裂缝制作成了户外纪录片,成为了加拿大班夫山地电影节和英国肯道尔山地电影节历史上首部获选的中国纪录片作品,还加入了它们的世界巡展名单。

  过不了多久,《寻找圣诞树》纪录片就将与大家见面,寻冰、攀冰......虽然看起来只是一场攀登,但确是寻找自我,超越自我的过程。

  先简单介绍一下故事的三位主人公,两位攀登者:何川,北京理工大学光电学院教师,中国民间攀登者代表人物;刘洋,本职也是大学老师,在贵州医科大学任教,国内顶尖技术登山及攀岩攀冰运动员。导演、摄影:裂缝,国内完成5.14a最大年龄者,多次中国户外金犀牛最佳户外DV奖获奖者。

  【一波三折的寻冰之路】

  其实当他们最开始看到那张圣诞树冰瀑照片时,其实是持怀疑态度的,这“圣诞树”的照片真的有这么美?照片是不是P的?国内竟有这么理想的攀冰地点么?直到再找了好几个不同角度的照片比对之后,才排除了人为修图的可能,寻冰之旅提上日程!但问题是,在网上收集到的资料还不能准确定位冰瀑的地点,他们开车在南太行山转了5天,一路上和当地的老乡打听冰瀑的位置。

  最后2017年1月7日,在距离河南林州市五十公里远的仙霞谷里才找到了目标。不过这次虽然找到了冰瀑,但却由于气温的原因,冰瀑完全坍塌,留下了一地冰渣。但是根据还剩下的粗略形状判断,条件合格的话,这将是一棵壮观的"圣诞树"。

  没有等太久,2017年1月28日他们得到了消息,冰况条件合格,而且已经有两名攀登者到了当地,准备明天开始攀登。于是他们也决定出发,并且选择在最近的一个降温周期的最后一天,也就是两天后攀登,那时候冰况会更好一些。

  【终生难忘的攀冰过程】

  终于,在到了现场之后,见到了梦寐以求的那棵圣诞树,就和照片里看的一样。何川这样形容初次见面:

  “在现场看到的冰瀑,跟看静态图片的感觉很不一样,很不真实,一百四十米高的冰瀑藏在峡谷内部的岔沟里,三面都是峭壁,人还没走到跟前,就已经能感受到那种屏息的美。”

  他们也弄清了为什么这个瀑布会行程特殊的“圣诞树”形状,原来冰瀑所在的位置在峡谷底部,它的周围是三面绝壁,水从山顶流淌下来,风顺着唯一的通道进入谷底,被岩壁阻挡后带着飞溅下来的水滴向上、向左右扩散,在低温时附在岩壁上形成了树的形态。而且这个“圣诞树”并不是偶尔一年巧合形成,理论上每年都会有,只是在细节上略有不同,基本形态不会有大的变化。刘洋这样总结攀冰的魅力:

  “季节性的融解、重结,可能会让冰瀑看起来有稍许不同,这正是攀冰的迷人之处。不同时间,每一天、每一小时,都有不那么一样的地方,气温变化令冰瀑的形态时刻改变,也令人在每一次攀爬过程中都体验到新奇感。”

  在充分的准备之后,刘洋、何川准备开始攀登,而在几天之前挑战的两位岩友,因为冰面湿度太大只爬了第一段就放弃了,如果刘、何成功就是“首攀”。

  像圣诞树一样的形状,是这座冰瀑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但也造成了攀登难度的提高,看的美丽,爬的艰难。各种冰凌垂在眼前,有时一镐下去,很多冰凌从上方坠落,风险不言而喻。

  冰瀑140米的高度差被两人分为了4个阶段进行,交替领攀,前两个阶段还相对顺利一些。但最难的是第三阶段,也就是接近“树冠”的部分开始,冰面变窄,很多冰挂,这一带也没法放置保护,直到更高的位置上才设置了2个冰锥。

  而且用来判断冰下情况的水流声也在这里消失了(意味着有可能有出现了冰裂,水流向了别的地方)。刘洋回忆说,这是自己在攀登过程中心情最紧张的一刻。

  最终他们花费了6个小时完成了攀登。并决定用“圣诞快乐”命名这条线路,难度等级定为Water Ice6。

  这次的拍摄跟平时不完全一样,一方面因为地形特殊,有三面峭壁,整个地形没有GPS信号覆盖,无人机的操控难度很大;另一方面因为线路比较长而且是首攀,何川和刘洋只爬了一次,也只拍了一回,我留在地面完成了绝大部分镜头。

  攀登的过程很艰难,拍摄也十分不容易,全部的拍摄都是裂缝一人完成的。

  他用到了七种不同的摄影器材拍摄完成松下GH4、GH3数码相机作为主力机,搭配大疆精灵4 pro、Mavic、大疆Osmo、Gopro Hero 4,另外还用到了手机。众多设备是为了可以适应不同的环境,因为拍摄只有一次机会。

  两台无人机中较为轻便的那一台主要用于找景,另一台画质好的则用来拍摄攀爬过程,因为只有一次机会,裂缝一直担心在这样的环境下无人机会出现问题。

  拍摄最后他们登顶站在顶峰上的镜头时,航拍器已经报警了,我在心里一直默念千万要撑住,不怕炸机,就怕炸机后这些珍贵的画面都存不下来,他们攀一次太不容易了!那时我的手一直都是抖的……

  因为情况特殊,裂缝还借着这次攀冰尝试了新的拍摄手法,虽然拍摄的镜头有可能经常抖动,虽然没有特写的攀登技术镜头,但是片中出现的寻冰、攀冰过程中的种种"意料之外",则让片子真真正正的可以称得上是“纪录片”,只记录下了最真实的情况。

  没有刻意为之,但片中却充满了戏剧化元素,或许这份真实、真诚,也是这部纪录片这么震撼人心的原因。

  【远超纪录片本身的意义】

  故事最后的成片是一部户外纪录片,靠着热情和信仰拍出来的纪录片。

  它就像一个载体,把中国丰富的户外资源展现给了全世界的户外爱好者,中国也能有这么壮观的攀冰地点。

  加拿大探险家威尔·加德(Will Gadd)就忍不住赞叹:“这是世界最棒的冰壁”。他还约了时间,想在这个冬天亲自尝试一下这座冰瀑。

  它就像一段缩影。对于三位成员来说,这只是他们喜欢做的事情,是实现梦想的过程,只是碰巧做出了成功的纪录片还获选了。

  何川和刘洋在空余时间总会相约攀冰,还搭伴留下了一连串首攀纪录。他们目前的目标是可以写出第一本中国自己的攀冰路书,把中国的攀冰介绍给全世界。

  攀登已经成为了他们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这部纪录片只是其中一段缩影,记录他们众多挑战中的一次。

  它是寻找自我的过程,在片中导演裂缝加入了一些聚焦到攀岩者自身的生活细节,想还原出一个更加丰满的攀岩者形象。比如何川,虽然他是北理老师,但这只是工作,他没有在北京买房落户,而选择了白河农村,一种简朴、自由、适合自己的生活。

  而裂缝更是早在2006年就从北京移居到了阳朔—中国攀岩的圣地,只是为了让攀岩可以成为家门口的运动,这是他们寻找自我的过程,他们知道什么才是自己想要的。

  这种寻找自我,敢于改变的魄力,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但却是所有人都需要尝试的。

  为喜欢的事物倾尽全力,这就是这棵“高冷”圣诞树背后,最温暖的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