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
首页 >> 新闻中心 >> 智慧分享
故宫的“看门人”
发布时间:2017-11-13 08:55:00

  

 

  600年来,单霁翔是第一个走完了故宫,9000多间房屋的人。也因为他,有了火遍网络的恶搞明清帝王像,引爆豆瓣的《我在故宫修文物》,让人觉得遥远的宫殿,一下子变得亲民起来。

  2012年1月,单霁翔就任故宫博物院院长,人家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他却说:“我一把火也没有,故宫古建筑都是木结构,最怕火,好在我名字里有个‘雨’,我准备好‘水’了。”

  俏皮话归俏皮话,单霁翔可不是光说不练。一上任,他就薄衫素鞋,带着秘书踏遍故宫每个房间,细致勘察,上任5个月磨破布鞋20双。这一番走下来,单霁翔和故宫的距离近了。前朝巍峨皇宫褪尽浮华,在他看来是一座宝藏巨库。他能准确报出当时文物的总数量,1807558件(套),每一件都需用心守护。

  要善待这些文物,首先要善待故宫本身,让这座宝库得到应有的尊重。以前做旁观者,看到游客抽烟,单霁翔从来不放在心上。做了院长后,简直不能忍。

  他已然把故宫当成家,每到一处,看见烟头、垃圾,第一反应是弯腰去捡。一年下来,他从石缝里,抠出足足1000个烟头。“有种想呵护每个角落的冲动。”

  对故宫感情渐深,单霁翔感觉不能再忍了。

  2013年,他提出整治目标:故宫开始全面禁烟、禁火,一个打火机也不许带入。每一片垃圾落地,两分钟之内必须清理掉。久而久之,见地面如此清洁,游客也不好意思丢垃圾。2014年,他又提出,宫殿屋顶不能有草,“飞鸟将草籽带到房顶,草生命力强,生长时会拱瓦,瓦松了,宫殿就要漏雨,木头就会朽毁,建筑就要大修。”时至今日,从高处往下看,紫禁城屋顶没有一根草。 

  做得最彻底的,要属禁车,“英国白金汉宫,法国凡尔赛宫,日本皇宫,都不许车辆穿行,这是一个文化尊严的问题!”一下子,所有私家车被请走。可故宫那么大,全靠走不现实,单霁翔规定可用自行车、电瓶车,这倒成了一道秀美的风景。

  以前外宾、国宾参观故宫,都是警车开道,直入午门。2013年,法国总统奥朗德来访,单霁翔也没给总统“面子”,坚持让奥朗德在午门前下车。

  清理完垃圾和车辆,他这才来了一把“大火”,直接让故宫里一半的办公人员,逐步迁出故宫办公,仅剩下1500多名文物保护人员。在这条指令下,不管你什么级别,该留的留下,该“走”的请走。然后是“违章建筑”,3600平米的彩钢房,11200平米的临时建筑,全都被拆得干干净净,留下纯粹的红墙、黄瓦,让古建筑不动声色地说话。

  做了这么多工作,没有别的目的。其一,是还故宫以尊严,其二,是为了让来参观的游客,既看到一座古建筑最美的风貌,又能从内心生出一种自豪感。“要让游客意识到故宫承载的重量,先得我们自己尊重这个宝库。”

  单霁翔觉得,还应该给游客以尊严。故宫游客数量之庞大,将其他博物馆远远甩在身后,2012年就突破1500万。面对如此庞大的参观人流,得让每一个游客看得舒心。

  “去故宫不是看文物,而是去看人山人海。”“买票2小时,游览5分钟。”“参观故宫请自带小板凳。”人太多,买票难,没地方坐,面对这些吐槽,单霁翔双眉紧蹙,尤其是看到单日游客18万的照片:“说不定会发生踩踏事故。” 

  “从今天起开始限流!”想法一提出,大家都慌了。2008年,故宫曾经限流,结果售票窗口关闭,百名游客疯狂捶打窗户,公安机关都吓坏了,最后票没卖就把人全放了进去,限流?怎么个限法儿?

  单霁翔心里当然有数,2015年6月13日,故宫正式实行单日8万人限流,在大屏幕上不断更新余票数,如果当天的参观票售完,前来的游客可以预约订票。

  以前在故宫买票,动不动就要等上几个小时。单霁翔把售票口搬到广场,一口气开了32个售票口,成了全世界售票窗最多的博物馆。他下达的目标没有商量余地:“每个游客5分钟内买上票,最多也不能超过一刻钟!”

  售票问题一解决,他又赶走了许多低俗展览。以前广场上,为了吸引眼球,有许多格调不高的展出,“太监展”“古尸展”“十大酷刑展”,20块钱一张票,全是糊弄人。“我们就让游客看这些东西?人家出去不骂故宫才怪!”

  人流量大的时候,石头上,护栏上,屋檐下,全都坐的是走累了的游客,这对一个国家最大的博物馆来说,看起来不仅不体面,还给游客们带来了麻烦。单霁翔决定增设座椅,不但要舒服、便于修护,还要美观,和环境相协调,椅子下面更要便于清扫垃圾。为了满足这一系列要求,故宫最后做了1400把实木椅,一把椅子就要3500块钱!

  故宫是木结构建筑,为了防火,殿内都不敢通电,即便白天去看,也是黑黢黢的。游客参观前三殿、后三宫,瞅坏眼睛也瞅不出个什么。尤其到了冬天,玻璃有水雾,还得先在窗口上哈气。“这算什么博物馆?”单霁翔还是那个态度,一切要为参观者着想。为此,他经过三年研究,引进冷光源不发热的LED灯,往日黑咕隆咚的紫禁城,焕发出新生般的光彩。

  作为故宫的院长,单霁翔比谁都清楚它的价值。这座熠熠生辉的文化宝库,在百年风雨中承载了太多。既然故宫是一个载体,那就是拿来让人看的。也只有让大家看得更多,文化、历史才能走得更深。“你的馆舍宏大,可是70%不开放;你说藏品丰富,可是99%都看不到;说观众数量庞大,可是绝大多数人,都目不斜视从前门走到后门。这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博物馆。”

  在单霁翔看来,博物馆是交流之地,是文化和游客之间的交流。修缮文物、清理垃圾,只是做了单方面的工作。开放故宫,才是重中之重。

  故宫的开放面积,一直在不断地扩大,从一开始的30%,2014年开放到52%,2015年开放到65%,2016年开放到76%,2025年将增至85.02%。曾经许多未开放的场所,如今都成了热门的展区。

  2015年9月,故宫“石渠宝笈”特展,为看到全卷的《清明上河图》,不少中外观众为占位疯跑,一下子引起巨大轰动。

  单霁翔见状,立即做出反应,制作2000多个胸牌发给观众,让工作人员分组举牌,列队参观,整个参观过程变得有秩序,排除了一切安全隐患。很多人已经排队六个小时,担心不能看上展览,单霁翔承诺:“不到最后一人,绝不闭馆!”晚上8点,他亲自去现场,见有人口渴,赶紧组织人烧水,泡了2500杯热茶分发给游客。到了12点,他又到现场,不少游客都饿得撑不住了,但坚决不愿离开。他又调来800盒方便面,亲自派发到每一个人手上,故宫成了全世界第一个,给游客发方便面的博物馆。

  能做到如此无微不至,说到底是对文化的敬意,他希望那些富有内涵的文物,能被更多人以走心的方式看到,只有这样,文化的深层价值,才能传播得更远。

  事实证明,单霁翔的良苦用心,全都没有白费。“石渠宝笈”特展70%观众,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这让他感到欣慰。他非常清楚,如果年轻人不了解传统文化,那么,明天传统文化的守护,就会变得后继乏人。而要让年轻人主动贴近传统,就要关心他们今天喜欢什么,他们关注的趣味在哪里。

  就这么着,原本“高大上”的故宫,在“院长大人”的支持下,学会不断在网上“卖萌”,各种“萌贱”画风袭爆眼球。打开故宫淘宝店,皇帝、妃子、大臣、宫女,口吐金句,大开脑洞,把创意文化玩得风生水起。故宫的朝珠耳机,还获得全国文创产品大赛第一名!仅2015年一年,故宫文创产品售额高达10亿,利润近亿元。这些钱最终全投入到学院、知识讲堂。2016年,故宫举办两万多场教育活动,为的就是让现在的孩子们,更多关注和了解传统文化。

  而最让院长开心的,是《我在故宫修文物》爆红。以前,由于体制上的缺陷,传统技艺缺失,古建筑修而更损,单霁翔果断中止了所有修缮,“继续这么修下去,修一个坏一个,我们负不起这个历史责任!”

  2015年,修缮迎来转机,单霁翔通过不断的努力,争取到“故宫特事特办”批示。此后故宫的修缮不再是工程,转而成为了研究性保护项目。每到修缮前,先请学者来研究,上报完课题,经过学术委员审定,再详细勘察,对症下药。而所有长期的修缮工作,都离不开匠人们的默默付出。

  《我在故宫修文物》一上映,就在豆瓣打破《舌尖》的高分,观众也是18岁到22岁的年轻人。看着默默无闻修缮文物的匠人,一夜间成了年轻人眼中的男神,单霁翔真的是倍感欣慰。“更多的人关注、了解,才能让匠人精神和传统文化得到发扬和继承。今天我们不仅要高学历,更要有这种一事一生的精神。”

  这一系列的举措,让故宫变得更亲民,沉甸甸的文化底蕴,并未因创造潮流而走样,反而显得愈加生动、鲜活。现在,人们甚至不用去故宫,只要打开故宫博物院的微博,就能看到它的四季变换。一景一色,一砖一瓦,或白雪皑皑,或风吹棉柳,这座屹立了几百年的宫殿,在这个崭新的时代,呈现出更多元、更美丽的姿态,变幻的是趣味和景致,不变的是内涵和积淀。

  而这一切,都离不开单院长的坚持。4年来,为介绍故宫,他做了演讲不下700场,每次都长达3个小时。有时候一天从早讲到晚,嗓音沙哑了还不休息。他只想让全世界更多的人,了解我们中国绚烂的文化!

  前不久,因亮相《朗读者》,这位“大隐”终被更多人熟知。节目上,他朗诵纪录片《故宫100》某集的解说词《至大无外》。字句中的雄浑与精气神,完美诠释了故宫的灵魂:

  “紫,是古人心目中的王者之星,紫微,来自天上。禁,是权利,来自于人,也施之于人。城,是这一片连绵殿宇,在大地上的辉煌建设……”

  人们说他是故宫“掌门人”,他说自己是故宫的“看门人”。每早8点,他都向西沿故宫巡查一圈。“当朝霞满天的时候,当日落西山的时候,当月亮升起的时候,望着故宫,我心底就漫出一种,静静守护故宫的幸福。”

  2020年,故宫建成600年,单霁翔的心愿很简单:“把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9000多间房屋,180多万件藏品,想必它们蕴藏的美和价值,会在一个又一个600年里,不断地流传,光彩于世。

  匠人之大者,莫过于以心守护,匠心之大者,莫过于敬畏传承。

  这个走遍故宫的人,才是故宫里最大的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