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
首页 >> 企业文化 >> 早会故事集锦
为什么做出摩拜的人是我?
发布时间:2017-02-27 10:48:00

  

  昨天突然在一席上发现了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在一席上的演讲,扒哥看了3 遍后,迫不及待的要分享给你看。

  虽然做了近10 年媒体,但胡玮炜不是一个口齿伶俐特别能说的创业者,偶尔紧张的磕磕巴巴,但真实令人动容,关于她是如何一步一步开启单车梦想的,她分享了很多很多细节和零碎的想法。

  从今年的5 月份开始邀请胡玮炜,到12 月20 日演讲视频上线,一席花了7 个月才请动了她。但这完全不是一个估值近10 美金公司创始人的耍大牌,相反正是因为她的低调:

  “摩拜单车还是一个新生儿,还处在一个婴儿期,我如果过多演讲,会有一种幻觉,似乎是一种成功的幻觉,其实我们真的刚刚起步”,胡玮炜说出了她当时的顾虑。

  胡玮炜非常的感性:上一位演讲者骆老师在台上讲他在城市里面的观察和细微的感受,她坐在台下一边听一边感动的流眼泪,上台后都还未抚平内心的激动。

  但也许正是这样感性的人,才能喊出“骑行改变城市”这样性感的口号。

  她说:“一个城市如果适合自行车骑行的话,它的幸福指数一定是非常高的。因为首先它应该有自行车道,然后有绿树,因为如果没有绿树夏天会非常热。空气也应该良好,这样人们才愿意去骑行。我们是坐等有一天能够变成这样,还是说每一个人可以付出一点力量,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无论是在上海还是在北京,胡玮炜都买过属于自己的自从车,但总是不到一个月她就放弃了:要么就是被偷了,要么就是我真的觉得在城市里面骑其实是非常不方便的。

  “我希望我像一个机器猫一样,当我想要一辆自行车的时候,我就能从口袋里掏出一辆自行车骑走。因为在大城市里面,可能我无数次从地铁站出来,在高峰期的时候根本打不到车。我可能会坐一辆黑摩的,但是非常危险。那个时候我就特别希望有一辆自行车。”这是胡玮炜2014年的时候做梦都在想的事情。

  很多人都说媒体人有个通病:会说不会做。但在汽车行业做了近10年媒体人的胡玮炜刚好相反,她不是个很能说的人,更不会忽悠,但她想到什么就一定要去做。

  其实我不是一个特别有野心和企图心的人,但是我是那种——如果我心里有一个想法,它就像种下了一颗种子,然后它就会不断地发芽,如果我不去做的话,我可能会不能接受。所以我就一直不停地去push自己做这件事情。”

  大概在2013 年年初的时候,她去了一次拉斯维加斯,在那里她看到了很多很多汽车公司的展出。当时她就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那就是未来汽车可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拉斯维加斯之行让她颇受冲击,更多的是启发,人与汽车的交互,汽车与汽车的交互,以及未来的交通出行。回来以后她跟当时的老板说,未来出行行业肯定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她想做一个关于汽车和科技的小栏目,她来负责。

  但她最后没有说服老板,干脆就辞职出来自己做了一家公司,叫极客汽车。

  2015 年做摩拜单车也是这样。

  “有两次,一次在杭州,一次在瑞典的哥德堡,我都看到了公共自行车停在路边。两次都是靠近傍晚的时候。我就想,其实在城市里面骑车去游荡还是非常舒服的,我就使劲地想知道我该怎么来租这个车。我不知道去哪里办卡,也不知道去哪里交押金。那个硬件的小亭子,我用信用卡塞了半天也不能解决。”

  胡玮炜说,移动互联网支付已经那么方便了,为什么一辆自行车我却骑不了?那时候,做一辆随骑随停的自行车的种子已经在她心里生根发芽。

  直到有一天,她跟一群工业设计师和一些投资人坐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当时她的天使投资人突然说了一句话:“哎,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做共享单车呢?用手机扫描开锁那种。”

  “我当时就立刻被击中了,所以我当时就说我要做这个,我们可以做这个。”胡玮炜很激动。

  最初,胡玮炜没想过她会来领导这个项目,但身边的那些工业设计师后来就不断地在论证说这个有多难:会被偷走,不知道应该布在什么地方……反正各种各样的问题提出来,最后他们就退出了。

  最后只有胡玮炜愿意来做这个,她就变成了这个项目的创始人。

  一开始遭遇的质疑当然很多。一个年轻的女记者,真能带着公司做到这件事情吗?似乎怎么看都不靠谱吧?

  胡玮炜说:“我可能比较轴,我会主动排斥掉所有这些跟我说不靠谱的东西,你说做不到,我现在没办法证明,我最后会做出来给大家看。”

  演讲中间,她放了一个短片,我一个吃瓜群众都看的激动的流出了眼泪。

  这个视频叫《摩拜在北京的15天》。开始的时候摩拜在中关村大概就投了一百多辆,后面慢慢地加大投放量。他们发现了这15天的一个变化,左下角是时间,可以看到时间的变化。

  每一个亮点,代表每一次开关锁。摩拜用了15天的时间,用自行车点亮一座城市。从最初零星的不起眼的小亮点,到最后群星璀璨,我仿佛看到了摩拜人在城市奔波的点点滴滴,也感受到胡玮炜梦想被点亮的激动之情。

  从4月22号在上海第一次发布以来,摩拜已经正式进入了四个城市,现在在成都已经开始试运营了。

  这是摩拜在广州的一天。

  2016年,资本趋冷,但共享单车却杀出重围。

  如今,共享单车的火爆程度从单车的投放密集度就能看出来,在一、二线城市,几乎每个地铁口都会聚集大片颜色各异的共享单车。但若是从资本的角度来看,那更加吓人。

  据一位投资人透露,当时的他已经谈妥了一家共享单车公司的C轮融资,但就是出个差的功夫,回来后便没有了机会。

  据智东西统计的数据显示:截止到目前,市场中已经有包括摩拜单车、ofo、优拜单车、小鸣单车、小蓝单车等17 个玩家入局,有20 多家投资机构投入了近30 亿元资金,单车共有30 万辆,遍布10 座城市...

  摩拜单车在共享单车大战里可以算是一只大军,这个行业内的先行者在几乎一年的时间里就已经完成了C+轮融资,投资金额达到了数亿美元。且投资方基本都是一些知名的投资机构,包括红杉、创新工场、贝塔斯曼、启明、熊猫、祥峰,甚至美团王兴也参与其中。

  摩拜在市场中获得如此成就,但创始人胡玮炜创办摩拜的最初却从没考虑过这个公司能不能做大,她的初心却非常简单,就是要让一个城市更适合骑行,让更多人在0-5公里的出行范围内选择绿色出行。

  失败了就当做公益。一、二线城市,摩拜大批量的出现,但问题也随之而来。被损坏,被偷。甚至被放在咸鱼上出售。监管问题也时有发生。这类情况,让胡玮炜很是心疼,她曾说,“有一次我们的单车被扔到了河里,我感觉就好像凶杀案现场一样。”

  除了用户的使用问题,还有人质疑摩拜单车“盈利问题没解决,是一种创业套路,通过炒作、骗风投”。对于这类问题,胡玮炜表现的非常从容:

  商业模式不一定非要找,不论是对社会还是对个人,只要做的事情非常有意义,非常有价值就可以。如果我不去做的话,我会很难受。创业的路上,最大的竞争对手永远都是自己。就算这次失败了,那也是一项公益。

  另外,面对目前行业内鱼龙混杂的现状,胡玮炜在36Kr的采访中曾经回应,她其实很无奈:“整个商业运作的模型,其实我们都有知识产权的,我们随时可以去告那些现在按照这个方式来做的人,但这不能够真正阻止一些事情的发生,你最终还是应该跑得比别人快才行”。

  在演讲的后面,胡玮炜讲了一个小故事。在上海的时候,她常常跟同事一起去那些有树荫的小道骑行。有一次,他们一边骑一边讨论,陈奕迅有一首歌叫《单车》,其实它是一首粤语歌,她一直不知道《单车》讲的是什么。刚好那个同事他是广州人,他跟胡玮炜说,那首歌是讲:他跟爸爸唯一的拥抱,就是他坐在后座的时候能够抱着爸爸的腰。爸爸总是对他很严格、很严苛,他所有的温暖的记忆都是在那辆自行车上。然后,那个同事,也讲了自己一些他跟他爸爸的故事。

  下面这张动图,是摩拜在深圳的一天。深圳是个不眠之城,凌晨两三点都有很多人在骑摩拜。

  有一次,胡玮炜在深圳的时候就跟大家调侃,说不知道为什么深圳一天24小时有这么多人在骑行。

  后来一个用户就在朋友圈@胡玮炜,说其实很多人,像保洁阿姨她们在凌晨两点的时候刚刚下班,而那个时候已经没有公共的交通工具了。

  

看到这个,她非常感动。昨天突然在一席上发现了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在一席上的演讲,扒哥看了 3 遍后,迫不及待的要分享给你看。

 
虽然做了近 10 年媒体,但胡玮炜不是一个口齿伶俐特别能说的创业者,偶尔紧张的磕磕巴巴,但真实令人动容,关于她是如何一步一步开启单车梦想的,她分享了很多很多细节和零碎的想法。
 
从今年的5 月份开始邀请胡玮炜,到12 月20 日演讲视频上线,一席花了7 个月才请动了她。但这完全不是一个估值近10 美金公司创始人的耍大牌,相反正是因为她的低调:
 
“摩拜单车还是一个新生儿,还处在一个婴儿期,我如果过多演讲,会有一种幻觉,似乎是一种成功的幻觉,其实我们真的刚刚起步”,胡玮炜说出了她当时的顾虑。
 
胡玮炜非常的感性:上一位演讲者骆老师在台上讲他在城市里面的观察和细微的感受,她坐在台下一边听一边感动的流眼泪,上台后都还未抚平内心的激动。
 
但也许正是这样感性的人,才能喊出“骑行改变城市”这样性感的口号。
 
她说:“一个城市如果适合自行车骑行的话,它的幸福指数一定是非常高的。因为首先它应该有自行车道,然后有绿树,因为如果没有绿树夏天会非常热。空气也应该良好,这样人们才愿意去骑行。我们是坐等有一天能够变成这样,还是说每一个人可以付出一点力量,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无论是在上海还是在北京,胡玮炜都买过属于自己的自从车,但总是不到一个月她就放弃了:要么就是被偷了,要么就是我真的觉得在城市里面骑其实是非常不方便的。
 
“我希望我像一个机器猫一样,当我想要一辆自行车的时候,我就能从口袋里掏出一辆自行车骑走。因为在大城市里面,可能我无数次从地铁站出来,在高峰期的时候根本打不到车。我可能会坐一辆黑摩的,但是非常危险。那个时候我就特别希望有一辆自行车。”这是胡玮炜2014年的时候做梦都在想的事情。
 
很多人都说媒体人有个通病:会说不会做。但在汽车行业做了近10年媒体人的胡玮炜刚好相反,她不是个很能说的人,更不会忽悠,但她想到什么就一定要去做。
 
其实我不是一个特别有野心和企图心的人,但是我是那种——如果我心里有一个想法,它就像种下了一颗种子,然后它就会不断地发芽,如果我不去做的话,我可能会不能接受。所以我就一直不停地去push自己做这件事情。”
 
大概在2013 年年初的时候,她去了一次拉斯维加斯,在那里她看到了很多很多汽车公司的展出。当时她就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那就是未来汽车可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拉斯维加斯之行让她颇受冲击,更多的是启发,人与汽车的交互,汽车与汽车的交互,以及未来的交通出行。回来以后她跟当时的老板说,未来出行行业肯定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她想做一个关于汽车和科技的小栏目,她来负责。
 
但她最后没有说服老板,干脆就辞职出来自己做了一家公司,叫极客汽车。
 
2015 年做摩拜单车也是这样。
 
“有两次,一次在杭州,一次在瑞典的哥德堡,我都看到了公共自行车停在路边。两次都是靠近傍晚的时候。我就想,其实在城市里面骑车去游荡还是非常舒服的,我就使劲地想知道我该怎么来租这个车。我不知道去哪里办卡,也不知道去哪里交押金。那个硬件的小亭子,我用信用卡塞了半天也不能解决。”
 
 胡玮炜说,移动互联网支付已经那么方便了,为什么一辆自行车我却骑不了?那时候,做一辆随骑随停的自行车的种子已经在她心里生根发芽。
 
 直到有一天,她跟一群工业设计师和一些投资人坐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当时她的天使投资人突然说了一句话:“哎,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做共享单车呢?用手机扫描开锁那种。”
 
“我当时就立刻被击中了,所以我当时就说我要做这个,我们可以做这个。”胡玮炜很激动。
 
最初,胡玮炜没想过她会来领导这个项目,但身边的那些工业设计师后来就不断地在论证说这个有多难:会被偷走,不知道应该布在什么地方……反正各种各样的问题提出来,最后他们就退出了。
 
最后只有胡玮炜愿意来做这个,她就变成了这个项目的创始人。
 
一开始遭遇的质疑当然很多。一个年轻的女记者,真能带着公司做到这件事情吗?似乎怎么看都不靠谱吧?
 
胡玮炜说:“我可能比较轴,我会主动排斥掉所有这些跟我说不靠谱的东西,你说做不到,我现在没办法证明,我最后会做出来给大家看。”
 
演讲中间,她放了一个短片,我一个吃瓜群众都看的激动的流出了眼泪。
 
这个视频叫《摩拜在北京的15天》。开始的时候摩拜在中关村大概就投了一百多辆,后面慢慢地加大投放量。他们发现了这15天的一个变化,左下角是时间,可以看到时间的变化。
 
每一个亮点,代表每一次开关锁。摩拜用了15天的时间,用自行车点亮一座城市。从最初零星的不起眼的小亮点,到最后群星璀璨,我仿佛看到了摩拜人在城市奔波的点点滴滴,也感受到胡玮炜梦想被点亮的激动之情。
 
从4月22号在上海第一次发布以来,摩拜已经正式进入了四个城市,现在在成都已经开始试运营了。
 
这是摩拜在广州的一天。
2016年,资本趋冷,但共享单车却杀出重围。
 
如今,共享单车的火爆程度从单车的投放密集度就能看出来,在一、二线城市,几乎每个地铁口都会聚集大片颜色各异的共享单车。但若是从资本的角度来看,那更加吓人。
 
据一位投资人透露,当时的他已经谈妥了一家共享单车公司的C轮融资,但就是出个差的功夫,回来后便没有了机会。
 
据智东西统计的数据显示:截止到目前,市场中已经有包括摩拜单车、ofo、优拜单车、小鸣单车、小蓝单车等17 个玩家入局,有20 多家投资机构投入了近30 亿元资金,单车共有30 万辆,遍布10 座城市...
 
摩拜单车在共享单车大战里可以算是一只大军,这个行业内的先行者在几乎一年的时间里就已经完成了C+轮融资,投资金额达到了数亿美元。且投资方基本都是一些知名的投资机构,包括红杉、创新工场、贝塔斯曼、启明、熊猫、祥峰,甚至美团王兴也参与其中。
 
摩拜在市场中获得如此成就,但创始人胡玮炜创办摩拜的最初却从没考虑过这个公司能不能做大,她的初心却非常简单,就是要让一个城市更适合骑行,让更多人在0-5公里的出行范围内选择绿色出行。
 
失败了就当做公益。一、二线城市,摩拜大批量的出现,但问题也随之而来。被损坏,被偷。甚至被放在咸鱼上出售。监管问题也时有发生。这类情况,让胡玮炜很是心疼,她曾说,“有一次我们的单车被扔到了河里,我感觉就好像凶杀案现场一样。”
 
除了用户的使用问题,还有人质疑摩拜单车“盈利问题没解决,是一种创业套路,通过炒作、骗风投”。对于这类问题,胡玮炜表现的非常从容:
 
商业模式不一定非要找,不论是对社会还是对个人,只要做的事情非常有意义,非常有价值就可以。如果我不去做的话,我会很难受。创业的路上,最大的竞争对手永远都是自己。就算这次失败了,那也是一项公益。
 
 
 
另外,面对目前行业内鱼龙混杂的现状,胡玮炜在36Kr的采访中曾经回应,她其实很无奈:“整个商业运作的模型,其实我们都有知识产权的,我们随时可以去告那些现在按照这个方式来做的人,但这不能够真正阻止一些事情的发生,你最终还是应该跑得比别人快才行”。
 
在演讲的后面,胡玮炜讲了一个小故事。在上海的时候,她常常跟同事一起去那些有树荫的小道骑行。有一次,他们一边骑一边讨论,陈奕迅有一首歌叫《单车》,其实它是一首粤语歌,她一直不知道《单车》讲的是什么。刚好那个同事他是广州人,他跟胡玮炜说,那首歌是讲:他跟爸爸唯一的拥抱,就是他坐在后座的时候能够抱着爸爸的腰。爸爸总是对他很严格、很严苛,他所有的温暖的记忆都是在那辆自行车上。然后,那个同事,也讲了自己一些他跟他爸爸的故事。
 
下面这张动图,是摩拜在深圳的一天。深圳是个不眠之城,凌晨两三点都有很多人在骑摩拜。
 
有一次,胡玮炜在深圳的时候就跟大家调侃,说不知道为什么深圳一天24小时有这么多人在骑行。
 
后来一个用户就在朋友圈@胡玮炜,说其实很多人,像保洁阿姨她们在凌晨两点的时候刚刚下班,而那个时候已经没有公共的交通工具了。
 
看到这个,她非常感动。
昨天突然在一席上发现了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在一席上的演讲,扒哥看了 3 遍后,迫不及待的要分享给你看。
 
虽然做了近 10 年媒体,但胡玮炜不是一个口齿伶俐特别能说的创业者,偶尔紧张的磕磕巴巴,但真实令人动容,关于她是如何一步一步开启单车梦想的,她分享了很多很多细节和零碎的想法。
 
从今年的5 月份开始邀请胡玮炜,到12 月20 日演讲视频上线,一席花了7 个月才请动了她。但这完全不是一个估值近10 美金公司创始人的耍大牌,相反正是因为她的低调:
 
“摩拜单车还是一个新生儿,还处在一个婴儿期,我如果过多演讲,会有一种幻觉,似乎是一种成功的幻觉,其实我们真的刚刚起步”,胡玮炜说出了她当时的顾虑。
 
胡玮炜非常的感性:上一位演讲者骆老师在台上讲他在城市里面的观察和细微的感受,她坐在台下一边听一边感动的流眼泪,上台后都还未抚平内心的激动。
 
但也许正是这样感性的人,才能喊出“骑行改变城市”这样性感的口号。
 
她说:“一个城市如果适合自行车骑行的话,它的幸福指数一定是非常高的。因为首先它应该有自行车道,然后有绿树,因为如果没有绿树夏天会非常热。空气也应该良好,这样人们才愿意去骑行。我们是坐等有一天能够变成这样,还是说每一个人可以付出一点力量,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无论是在上海还是在北京,胡玮炜都买过属于自己的自从车,但总是不到一个月她就放弃了:要么就是被偷了,要么就是我真的觉得在城市里面骑其实是非常不方便的。
 
“我希望我像一个机器猫一样,当我想要一辆自行车的时候,我就能从口袋里掏出一辆自行车骑走。因为在大城市里面,可能我无数次从地铁站出来,在高峰期的时候根本打不到车。我可能会坐一辆黑摩的,但是非常危险。那个时候我就特别希望有一辆自行车。”这是胡玮炜2014年的时候做梦都在想的事情。
 
很多人都说媒体人有个通病:会说不会做。但在汽车行业做了近10年媒体人的胡玮炜刚好相反,她不是个很能说的人,更不会忽悠,但她想到什么就一定要去做。
 
其实我不是一个特别有野心和企图心的人,但是我是那种——如果我心里有一个想法,它就像种下了一颗种子,然后它就会不断地发芽,如果我不去做的话,我可能会不能接受。所以我就一直不停地去push自己做这件事情。”
 
大概在2013 年年初的时候,她去了一次拉斯维加斯,在那里她看到了很多很多汽车公司的展出。当时她就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那就是未来汽车可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拉斯维加斯之行让她颇受冲击,更多的是启发,人与汽车的交互,汽车与汽车的交互,以及未来的交通出行。回来以后她跟当时的老板说,未来出行行业肯定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她想做一个关于汽车和科技的小栏目,她来负责。
 
但她最后没有说服老板,干脆就辞职出来自己做了一家公司,叫极客汽车。
 
2015 年做摩拜单车也是这样。
 
“有两次,一次在杭州,一次在瑞典的哥德堡,我都看到了公共自行车停在路边。两次都是靠近傍晚的时候。我就想,其实在城市里面骑车去游荡还是非常舒服的,我就使劲地想知道我该怎么来租这个车。我不知道去哪里办卡,也不知道去哪里交押金。那个硬件的小亭子,我用信用卡塞了半天也不能解决。”
 
 胡玮炜说,移动互联网支付已经那么方便了,为什么一辆自行车我却骑不了?那时候,做一辆随骑随停的自行车的种子已经在她心里生根发芽。
 
 直到有一天,她跟一群工业设计师和一些投资人坐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当时她的天使投资人突然说了一句话:“哎,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做共享单车呢?用手机扫描开锁那种。”
 
“我当时就立刻被击中了,所以我当时就说我要做这个,我们可以做这个。”胡玮炜很激动。
 
最初,胡玮炜没想过她会来领导这个项目,但身边的那些工业设计师后来就不断地在论证说这个有多难:会被偷走,不知道应该布在什么地方……反正各种各样的问题提出来,最后他们就退出了。
 
最后只有胡玮炜愿意来做这个,她就变成了这个项目的创始人。
 
一开始遭遇的质疑当然很多。一个年轻的女记者,真能带着公司做到这件事情吗?似乎怎么看都不靠谱吧?
 
胡玮炜说:“我可能比较轴,我会主动排斥掉所有这些跟我说不靠谱的东西,你说做不到,我现在没办法证明,我最后会做出来给大家看。”
 
演讲中间,她放了一个短片,我一个吃瓜群众都看的激动的流出了眼泪。
 
这个视频叫《摩拜在北京的15天》。开始的时候摩拜在中关村大概就投了一百多辆,后面慢慢地加大投放量。他们发现了这15天的一个变化,左下角是时间,可以看到时间的变化。
 
每一个亮点,代表每一次开关锁。摩拜用了15天的时间,用自行车点亮一座城市。从最初零星的不起眼的小亮点,到最后群星璀璨,我仿佛看到了摩拜人在城市奔波的点点滴滴,也感受到胡玮炜梦想被点亮的激动之情。
 
从4月22号在上海第一次发布以来,摩拜已经正式进入了四个城市,现在在成都已经开始试运营了。
 
这是摩拜在广州的一天。
2016年,资本趋冷,但共享单车却杀出重围。
 
如今,共享单车的火爆程度从单车的投放密集度就能看出来,在一、二线城市,几乎每个地铁口都会聚集大片颜色各异的共享单车。但若是从资本的角度来看,那更加吓人。
 
据一位投资人透露,当时的他已经谈妥了一家共享单车公司的C轮融资,但就是出个差的功夫,回来后便没有了机会。
 
据智东西统计的数据显示:截止到目前,市场中已经有包括摩拜单车、ofo、优拜单车、小鸣单车、小蓝单车等17 个玩家入局,有20 多家投资机构投入了近30 亿元资金,单车共有30 万辆,遍布10 座城市...
 
摩拜单车在共享单车大战里可以算是一只大军,这个行业内的先行者在几乎一年的时间里就已经完成了C+轮融资,投资金额达到了数亿美元。且投资方基本都是一些知名的投资机构,包括红杉、创新工场、贝塔斯曼、启明、熊猫、祥峰,甚至美团王兴也参与其中。
 
摩拜在市场中获得如此成就,但创始人胡玮炜创办摩拜的最初却从没考虑过这个公司能不能做大,她的初心却非常简单,就是要让一个城市更适合骑行,让更多人在0-5公里的出行范围内选择绿色出行。
 
失败了就当做公益。一、二线城市,摩拜大批量的出现,但问题也随之而来。被损坏,被偷。甚至被放在咸鱼上出售。监管问题也时有发生。这类情况,让胡玮炜很是心疼,她曾说,“有一次我们的单车被扔到了河里,我感觉就好像凶杀案现场一样。”
 
除了用户的使用问题,还有人质疑摩拜单车“盈利问题没解决,是一种创业套路,通过炒作、骗风投”。对于这类问题,胡玮炜表现的非常从容:
 
商业模式不一定非要找,不论是对社会还是对个人,只要做的事情非常有意义,非常有价值就可以。如果我不去做的话,我会很难受。创业的路上,最大的竞争对手永远都是自己。就算这次失败了,那也是一项公益。
 
 
 
另外,面对目前行业内鱼龙混杂的现状,胡玮炜在36Kr的采访中曾经回应,她其实很无奈:“整个商业运作的模型,其实我们都有知识产权的,我们随时可以去告那些现在按照这个方式来做的人,但这不能够真正阻止一些事情的发生,你最终还是应该跑得比别人快才行”。
 
在演讲的后面,胡玮炜讲了一个小故事。在上海的时候,她常常跟同事一起去那些有树荫的小道骑行。有一次,他们一边骑一边讨论,陈奕迅有一首歌叫《单车》,其实它是一首粤语歌,她一直不知道《单车》讲的是什么。刚好那个同事他是广州人,他跟胡玮炜说,那首歌是讲:他跟爸爸唯一的拥抱,就是他坐在后座的时候能够抱着爸爸的腰。爸爸总是对他很严格、很严苛,他所有的温暖的记忆都是在那辆自行车上。然后,那个同事,也讲了自己一些他跟他爸爸的故事。
 
下面这张动图,是摩拜在深圳的一天。深圳是个不眠之城,凌晨两三点都有很多人在骑摩拜。
 
有一次,胡玮炜在深圳的时候就跟大家调侃,说不知道为什么深圳一天24小时有这么多人在骑行。
 
后来一个用户就在朋友圈@胡玮炜,说其实很多人,像保洁阿姨她们在凌晨两点的时候刚刚下班,而那个时候已经没有公共的交通工具了。
 
看到这个,她非常感动。
 
虽然做了近 10 年媒体,但胡玮炜不是一个口齿伶俐特别能说的创业者,偶尔紧张的磕磕巴巴,但真实令人动容,关于她是如何一步一步开启单车梦想的,她分享了很多很多细节和零碎的想法。
 
从今年的5 月份开始邀请胡玮炜,到12 月20 日演讲视频上线,一席花了7 个月才请动了她。但这完全不是一个估值近10 美金公司创始人的耍大牌,相反正是因为她的低调:
 
“摩拜单车还是一个新生儿,还处在一个婴儿期,我如果过多演讲,会有一种幻觉,似乎是一种成功的幻觉,其实我们真的刚刚起步”,胡玮炜说出了她当时的顾虑。
 
胡玮炜非常的感性:上一位演讲者骆老师在台上讲他在城市里面的观察和细微的感受,她坐在台下一边听一边感动的流眼泪,上台后都还未抚平内心的激动。
 
但也许正是这样感性的人,才能喊出“骑行改变城市”这样性感的口号。
 
她说:“一个城市如果适合自行车骑行的话,它的幸福指数一定是非常高的。因为首先它应该有自行车道,然后有绿树,因为如果没有绿树夏天会非常热。空气也应该良好,这样人们才愿意去骑行。我们是坐等有一天能够变成这样,还是说每一个人可以付出一点力量,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无论是在上海还是在北京,胡玮炜都买过属于自己的自从车,但总是不到一个月她就放弃了:要么就是被偷了,要么就是我真的觉得在城市里面骑其实是非常不方便的。
 
“我希望我像一个机器猫一样,当我想要一辆自行车的时候,我就能从口袋里掏出一辆自行车骑走。因为在大城市里面,可能我无数次从地铁站出来,在高峰期的时候根本打不到车。我可能会坐一辆黑摩的,但是非常危险。那个时候我就特别希望有一辆自行车。”这是胡玮炜2014年的时候做梦都在想的事情。
 
很多人都说媒体人有个通病:会说不会做。但在汽车行业做了近10年媒体人的胡玮炜刚好相反,她不是个很能说的人,更不会忽悠,但她想到什么就一定要去做。
 
其实我不是一个特别有野心和企图心的人,但是我是那种——如果我心里有一个想法,它就像种下了一颗种子,然后它就会不断地发芽,如果我不去做的话,我可能会不能接受。所以我就一直不停地去push自己做这件事情。”
 
大概在2013 年年初的时候,她去了一次拉斯维加斯,在那里她看到了很多很多汽车公司的展出。当时她就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那就是未来汽车可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拉斯维加斯之行让她颇受冲击,更多的是启发,人与汽车的交互,汽车与汽车的交互,以及未来的交通出行。回来以后她跟当时的老板说,未来出行行业肯定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她想做一个关于汽车和科技的小栏目,她来负责。
 
但她最后没有说服老板,干脆就辞职出来自己做了一家公司,叫极客汽车。
 
2015 年做摩拜单车也是这样。
 
“有两次,一次在杭州,一次在瑞典的哥德堡,我都看到了公共自行车停在路边。两次都是靠近傍晚的时候。我就想,其实在城市里面骑车去游荡还是非常舒服的,我就使劲地想知道我该怎么来租这个车。我不知道去哪里办卡,也不知道去哪里交押金。那个硬件的小亭子,我用信用卡塞了半天也不能解决。”
 
 胡玮炜说,移动互联网支付已经那么方便了,为什么一辆自行车我却骑不了?那时候,做一辆随骑随停的自行车的种子已经在她心里生根发芽。
 
 直到有一天,她跟一群工业设计师和一些投资人坐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当时她的天使投资人突然说了一句话:“哎,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做共享单车呢?用手机扫描开锁那种。”
 
“我当时就立刻被击中了,所以我当时就说我要做这个,我们可以做这个。”胡玮炜很激动。
 
最初,胡玮炜没想过她会来领导这个项目,但身边的那些工业设计师后来就不断地在论证说这个有多难:会被偷走,不知道应该布在什么地方……反正各种各样的问题提出来,最后他们就退出了。
 
最后只有胡玮炜愿意来做这个,她就变成了这个项目的创始人。
 
一开始遭遇的质疑当然很多。一个年轻的女记者,真能带着公司做到这件事情吗?似乎怎么看都不靠谱吧?
 
胡玮炜说:“我可能比较轴,我会主动排斥掉所有这些跟我说不靠谱的东西,你说做不到,我现在没办法证明,我最后会做出来给大家看。”
 
演讲中间,她放了一个短片,我一个吃瓜群众都看的激动的流出了眼泪。
 
这个视频叫《摩拜在北京的15天》。开始的时候摩拜在中关村大概就投了一百多辆,后面慢慢地加大投放量。他们发现了这15天的一个变化,左下角是时间,可以看到时间的变化。
 
每一个亮点,代表每一次开关锁。摩拜用了15天的时间,用自行车点亮一座城市。从最初零星的不起眼的小亮点,到最后群星璀璨,我仿佛看到了摩拜人在城市奔波的点点滴滴,也感受到胡玮炜梦想被点亮的激动之情。
 
从4月22号在上海第一次发布以来,摩拜已经正式进入了四个城市,现在在成都已经开始试运营了。
 
这是摩拜在广州的一天。
2016年,资本趋冷,但共享单车却杀出重围。
 
如今,共享单车的火爆程度从单车的投放密集度就能看出来,在一、二线城市,几乎每个地铁口都会聚集大片颜色各异的共享单车。但若是从资本的角度来看,那更加吓人。
 
据一位投资人透露,当时的他已经谈妥了一家共享单车公司的C轮融资,但就是出个差的功夫,回来后便没有了机会。
 
据智东西统计的数据显示:截止到目前,市场中已经有包括摩拜单车、ofo、优拜单车、小鸣单车、小蓝单车等17 个玩家入局,有20 多家投资机构投入了近30 亿元资金,单车共有30 万辆,遍布10 座城市...
 
摩拜单车在共享单车大战里可以算是一只大军,这个行业内的先行者在几乎一年的时间里就已经完成了C+轮融资,投资金额达到了数亿美元。且投资方基本都是一些知名的投资机构,包括红杉、创新工场、贝塔斯曼、启明、熊猫、祥峰,甚至美团王兴也参与其中。
 
摩拜在市场中获得如此成就,但创始人胡玮炜创办摩拜的最初却从没考虑过这个公司能不能做大,她的初心却非常简单,就是要让一个城市更适合骑行,让更多人在0-5公里的出行范围内选择绿色出行。
 
失败了就当做公益。一、二线城市,摩拜大批量的出现,但问题也随之而来。被损坏,被偷。甚至被放在咸鱼上出售。监管问题也时有发生。这类情况,让胡玮炜很是心疼,她曾说,“有一次我们的单车被扔到了河里,我感觉就好像凶杀案现场一样。”
 
除了用户的使用问题,还有人质疑摩拜单车“盈利问题没解决,是一种创业套路,通过炒作、骗风投”。对于这类问题,胡玮炜表现的非常从容:
 
商业模式不一定非要找,不论是对社会还是对个人,只要做的事情非常有意义,非常有价值就可以。如果我不去做的话,我会很难受。创业的路上,最大的竞争对手永远都是自己。就算这次失败了,那也是一项公益。
 
 
 
另外,面对目前行业内鱼龙混杂的现状,胡玮炜在36Kr的采访中曾经回应,她其实很无奈:“整个商业运作的模型,其实我们都有知识产权的,我们随时可以去告那些现在按照这个方式来做的人,但这不能够真正阻止一些事情的发生,你最终还是应该跑得比别人快才行”。
 
在演讲的后面,胡玮炜讲了一个小故事。在上海的时候,她常常跟同事一起去那些有树荫的小道骑行。有一次,他们一边骑一边讨论,陈奕迅有一首歌叫《单车》,其实它是一首粤语歌,她一直不知道《单车》讲的是什么。刚好那个同事他是广州人,他跟胡玮炜说,那首歌是讲:他跟爸爸唯一的拥抱,就是他坐在后座的时候能够抱着爸爸的腰。爸爸总是对他很严格、很严苛,他所有的温暖的记忆都是在那辆自行车上。然后,那个同事,也讲了自己一些他跟他爸爸的故事。
 
下面这张动图,是摩拜在深圳的一天。深圳是个不眠之城,凌晨两三点都有很多人在骑摩拜。
 
有一次,胡玮炜在深圳的时候就跟大家调侃,说不知道为什么深圳一天24小时有这么多人在骑行。
 
后来一个用户就在朋友圈@胡玮炜,说其实很多人,像保洁阿姨她们在凌晨两点的时候刚刚下班,而那个时候已经没有公共的交通工具了。
 
看到这个,她非常感动。